马背上的“生态致富路”

随着开赛指令的发出,150余匹马争先恐后冲出起跑线,嗒嗒的马蹄声踏碎了滹沱河的宁静,马啸嘶鸣穿透现场十几万观众的呐喊直逼云霄……2018年4月26日,在安平县举办第一场中国马会品牌赛事——“京安杯”中华民族大赛马·2018年传统耐力赛全国首站赛的场景,让人久久难忘。


日前,当笔者再次站到滹沱河河道上,依然能够感受到当时赛事的磅礴气势。一年来,这里的河道发生了巨大变化:曾经满是尘土的天然赛道,已变成了青草覆盖、生机勃勃、颇具草原韵味的赛马圣地。安平县委宣传部的同志介绍说:“去年11月,我们县与内蒙古草都集团签订了滹沱河生态治理合作协议。今年3月份开工后,植草生态修补项目已初具规模。如今铺上草,环境好多了,马匹跑起来也不会扬起那么多尘土了。”

“刚到安平,滹沱河赛道就让我们眼前一亮。这里都是平坦的沙地,没有石块石子,非常适合赛马。”中国马会民族赛马委员会秘书长王志刚激动地说。去年8月,中国马业协会在安平建立了京津冀中心训练基地。

马产业是文化旅游产业,也是健康绿色产业。“我们想借着这个天然的黄金赛道,依托赛事聚人气、聚马气、植草气,带动马产业发展,并推动全域文旅产业提档升级。”安平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葛茂松介绍。马产业是安平县实现绿色GDP增长的一项新兴产业。但是,除了一些因为兴趣养马、卖马的马场主,很多方面还是一片空白。在这样的情况下创建“中国马城”,安平到底具备哪些优势?

安平县位于京津冀中心腹地,北京正南200公里、雄安正南50公里处。赛道优势和区位优势都很明显。安平县马文化产业历史悠久。“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安平汉墓内壁画有车马出行图。安平丝网起源于马尾编织,明朝时期安平境内就有鬃尾罗作坊存在,现已发展成为享誉中外的特色产业。源远流长的马文化历史和强大的经济实力,成为安平创建“中国马城”的根基和支撑。

凭借着这几大优势,安平县在中国马业协会的领导支持和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等友好旗县的帮助下,乘着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倡导文化旅游全面融合发展、推动全民健身计划、促进现代服务业蓬勃发展的大势,阔步走上了大力发展现代马产业、助力县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崭新大道上。

通过一年多的努力,马产业在安平已经从无到有、由弱到强,呈现出方兴未艾和井喷式的发展态势。

中国马文化博物馆自开馆以来,已经接待10万余人,让更多人了解到了历史悠久的安平马文化;2018年至今,相继举办了两场中华民族大赛马传统耐力赛和三场国际马联FEI耐力达标赛,吸引了40余万观众现场观赛,并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国家级媒体报道,充分展示了安平赛马运动的独特魅力。

安平县马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阮庆利自豪地说:“我们县还形成了一个集马匹繁育、养殖、交易的市场,陆续有马场从别处迁移过来。目前全县已有各种规模的马场20多家。我们还在继续加大招商引资优惠力度,希望能获得更多力量来建设中国马城。”

安平县大力发展马产业的决心,让爱好马匹的魏伯赞十分振奋。他一手创办了位于马店镇北满正村的安平八骏衡通马术文化有限公司,业务涵盖马术表演、教人骑乘、参赛、承接饲养等。当记者到这里采访时,正碰上马术表演者在训练马匹。工作人员张恒顺介绍,马术表演者都是从内蒙古聘请来的,现每天约有60余人来马场进行训练。150多匹马大多来自新疆伊犁,还有来自内蒙古、阿拉伯的。

同样看准时机的,还有“玩马”多年的乔志刚。他的马场位于安平县大子文镇张舍村,名为安平县奔翔牧业有限公司。老乔热情地向我们展示心爱的良驹,并说道:“最开始,我的马场在北京。近些年,由于政策等因素影响,马场面临着‘疏解’难题,我就把部分马匹迁往安平。在这个马场里,大概有60多匹马。”此外,老乔发现了新的商机,他把多年养马和经营丝网的经验结合起来,生产的新型马围栏,已经有一万多套卖到北京。

随着越来越多的马匹在安平安家,该县正在大力推进马术小镇(安马大营项目)建设。伴随着挖掘机的阵阵轰鸣,一处处旧厂房应声而倒,取而代之的将是中国马会京津冀中心训练基地、乡村主题民宿、蒙古大营风情园、马文化艺术森林公园等休闲娱乐设施。目前,安平县已先后与“中国马都”锡林浩特、“天马之乡”昭苏县缔结友好城市;每周常规赛制度正在建立;“一轴两带多组团多节点”的发展规划正在稳步推进……

“下一步,我们将牢记习总书记的教诲,汇聚全县之力,努力打造雄安近郊的‘生态新城、绿色哨兵、创业福地、中国马城’,打造服务京津雄石和全面对接国际国内的高端旅游目的地,争当中国现代马产业发展的生力军,让总书记提出的‘蒙古马精神’在安平大地绽放异彩,为中国马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安平县委副书记、县长范庆法坚定地说。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